轻松一扫 关注微信号

扫描二维码,关注微信号

赶紧拿出手机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

新闻中心
咨询热线
13357124287
17年前她领500块工资,如今她掌舵600亿美金(一)

 

在她的字典里,“要么生,要么死,但如果你不拼,你肯定是生不如死。

本文授权转自华商韬略 ID:hstl8888

作者:华商名人堂 熊剑辉


下个月将过43岁生日的彭蕾,执掌着阿里最核心的金融王牌——蚂蚁金服这个只是国内一所普通财经学院毕业生的“小姑娘”,如何能在高手如云的阿里站得这么高?她又在为阿里打着怎样的金融大牌?




嫁鸡随鸡的“007”




彭蕾生于1973年9月,是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万州妹。她高中就读于万州二中,在四川招生指标大减的高考中,考上了杭州商学院(今浙江工商大学)。毕业后,在浙江财经学院当了5年的大学老师。


大学教师是份令人艳羡的稳定工作。但在1997年,彭蕾爱上了同系师兄孙彤宇,并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。而孙彤宇狂热地追随着马云要进京创业,生猛的彭蕾便断然辞职,“嫁鸡随鸡、嫁狗随狗”地当了“随军家属”。后来,她跟着上了马云的“贼船”,得到了007这个“很拉风”的工号。


当年,马云团队在北京创业失败,返回杭州重新开始。1999年2月,在杭州湖畔花园的马云家中,彭蕾作为“十八罗汉”之一,见证了阿里巴巴诞生的历史时刻。当时马云站在中间,张牙舞爪地讲了几个小时,说要做一个中国人创办的、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。别人则围坐在一旁,偷偷翻白眼。今天的人们即便已经知晓阿里巴巴的巨大成功,但依然很难想象,17个人为什么非要跟着一个满嘴跑航天飞机的英语老师,而且还每个人都自掏腰包凑了50万的启动资金,才开启了这段奇幻的商业传奇。当然,这些人后来都成了亿万富翁。


1999年2月,马云向“十八罗汉”放出豪言:我们要做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。


回忆往事,彭蕾表示对马云当年的大话“既茫然,也没太大兴趣”。她就是觉得,跟着这么一群兴致勃勃的人做事,会比较刺激好玩。


阿里初创,大家住民房、吃泡面,每月只领500块工资。就这样,彭蕾也没退缩。而她“很傻很天真”的勇气,全来自于对创业伙伴的信心。


有次,彭蕾跟着马云去见天使投资。作为阿里的“掌柜”,她深知公司就要“断粮”,只要答应投资人的苛刻条件,百万美金便唾手可得。彭蕾特别想让马云退一步海阔天空,但他在最艰难的时刻,都打死不肯放下内心的准则。彭蕾就此认定,马云的梦想比天高,这帮人干什么,都注定会创造历史。



阿里“总政委”




创业之初,彭蕾管钱管人管市场,但做得最久的还是阿里的首席人才官(CPO)。她跟着马云一块看简历、挑员工,深知阿里要的怎样的“热血儿女”,看人奇准。而最神奇的,就是把前台小妹童文红“挖”了出来。


菜鸟网络CEO童文红


2000年,童文红来阿里应聘时已年过30岁,又没专业背景,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自然嫌她“老”,应聘行政助理都没选上。童文红不死心非要再试,于是做了前台。刚来时人不熟,童文红还跟同事闹摩擦,差点干一星期就辞职。


在彭蕾的劝说下,童文红坚持了下来。工作熟悉后,彭蕾发现她干活细致有耐心:有同事出差,她给发车次表;有人找客服,她帮着解答;天热了,帮着张罗冷饮……一年下来,彭蕾极力推荐她做行政部主管,多年后成为菜鸟网络总裁、阿里合伙人,成就了这段从前台小妹到亿万富豪的传奇。


创业之初,马云曾梦想着阿里“猛将如云,美女如潮”,但人多了最难管。且不说常规事务纷繁复杂,企业文化和价值观也颇受冲击。偏偏马云价值观爆棚,“独孤九剑”、“六脉神剑”这样的神奇提法层出不穷。听起来头头是道,做起来谁也不知道是什么鬼。


价值观要落地,难题就都交给了首席人才官彭蕾,她就琢磨着一条条变具体、好落实。像“六脉神剑”里说要“团队合作”,彭蕾就规定为:有意见开会说,开完会埋头干,免得当面没意见,背后牢骚多。但这么干也有“副作用”,就是争论多、会吵架。快人快语的彭蕾也常跟高管们吵,但要吵出水平、吵出结果,然后还要团结一心向前进。


价值观一具体,剩下的就是咋考核。培训“洗脑”都是小意思,价值观考核进KPI才是独创,且权重占50%,这么“变态”的设计正是彭蕾的杰作。刚推行时,阿里内部炸开了锅。搞了一年后竟然发现挺管用,大家才慢慢接受。


电视剧《亮剑》中的政委“赵刚”


为了保证“胡萝卜加大棒”更有效,彭蕾还搞了个像“黑衣人”一样的组织——阿里政委。


2005年,马云看完电视剧《历史的天空》,感慨于军中政治思想工作的强大力量,授意彭蕾也要设“政委”。阿里就此形成了业务主管看业绩、政委考核价值观的KPI评分机制。只有两项评分都完美,员工才能奖金股权双丰收。价值观不融入,根本没法混。


有人把政委称为“阿里锦衣卫”,但政委们的日常更像个陪聊,整天看团队、送温暖、聊家常。比如问员工买房没?有娃没?工作啥困难?客户啥情况?……“侃大山”的结果就是,员工一旦出问题,称职的政委一眼就能猜出问题在哪,是跟主管不对付,还是娃又感冒了。当然政委里也有偷奸耍滑的,但真要一问三不知,也会很快被淘汰。


有了阿里政委加高薪,猎头们纷纷表示,阿里的人最难挖!不认同的早跑了,剩下的都是“死忠粉”。


实际上,彭蕾自己也是个“大政委”,经常沟通做协调。有次阿里年会上,首席技术官王坚激动得摔了话筒、扬长而去,彭蕾马上跑出去亲自安慰。


其实,王坚就是被彭蕾“忽悠”来的。为了让这位微软研究院副院长加盟,“技术渣”彭蕾不停说明阿里的技术水平有多差,一定要王坚才能“拯救”。为说服他,彭蕾还半懂不懂地胡扯了个“奔月”计划,没想到王坚据此看到了阿里云和大数据的前景。鸡同鸭讲也能讲明白,有些事就这么神奇。


多年下来,阿里人对彭蕾有了种特别的情感,被员工誉为“亲切的家人”。其他高管像是攻城略地的“圣斗士”,而彭蕾更像是守卫圣城的“雅典娜”——她拥有一种凝聚众人、看护心灵的特殊力量。


但很快,马云要把“守护神”彭蕾变成了一把“战刀”。



随时会死的支付宝


“烂,太烂,烂到极点。”马云咆哮起来。


2010年1月23日,当1000多名支付宝员工兴冲冲赶来参加年会时,没有迎来欢喜沸腾的舞乐,却在一片黑暗中,沉默地听着一段段充斥着用户抱怨、批评、唾骂的客服电话录音……随即,马云的怒斥更是把支付宝总裁邵晓锋当场骂哭。这个警察出身的大男人哭罢,擦干眼泪,憋着一股不服输的劲表示,一定会把支付宝做好。


但在马云心中,支付宝不容有失。他将彭蕾调来,兼任支付宝CEO,邵晓锋向彭蕾汇报。就此,打造“支付神器”的重任,彻底交给了“技术小白”彭蕾。

2003年10月,支付宝正式上线,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网购支付的信任难题。它能取得成功,离不开淘宝、阿里巴巴购物平台一日千里的飞速成长,但也赶上了银行大发展的良机。2004年,中国银行业开始搞网银,苦于没应用,支付宝生逢其时。不过“宇宙第一大行”不糊涂,借联系业务派人到支付宝探虚实,见它只有两个外线电话做客服,也是被这家草根民营企业的简陋惊呆了,就此放下心来。支付宝则一步步与各大银行对接,跌跌撞撞折腾7年,才有了用户2.7亿、日交易量12亿的辉煌成就。

但越如此,马云心中越发如履薄冰,并主动表示:支付宝随时可以献给国家。这个姿态无奈又玄妙,却给企图扼杀支付宝的人莫名吃了颗定心丸,为发展赢得了时机。

彭蕾接手时,支付宝已是“十面围城”,电信运营商、互联网巨头和金融机构都看清了支付市场的前景,纷纷闯入要分一杯羹。当然,支付宝有淘宝、阿里巴巴这些固若金汤的“护城河”,守成求稳不足虑,开拓进取则极难。华商韬略梳理资料显示,2010年6月,央行第二代支付系统“超级网银”震撼上线,宣告“国家队”杀入。有人觉得支付宝的好日子到头了,毕竟以国家信用为背书,其可信度大大增强。


对此,彭蕾表示热烈赞成、坚决拥护。然后,在不断完善支付宝网购功能的同时,默默地带着团队继续干着另一件事——公共事业缴费。

第二部分:点击这里

第三部分:点击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