轻松一扫 关注微信号

扫描二维码,关注微信号

赶紧拿出手机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

新闻中心
咨询热线
13357124287
17年前她领500块工资,如今她掌舵600亿美金(二)

 

再强大的金融机构,都不肯干这件“脏活累活”,那就是将所有城市、所有基础设施的支付系统全部打通:供水、供电、供气、通讯、网络等等。并不是他们没资金、没技术、没能力,而是这事吃力不讨好。


彭蕾不管那么多,指引着团队将这件事做到了极致。每座城市、每个管理部门,一家家谈合作,一个个改系统,与支付宝衔接、测试、运转……


日拱一卒,支付宝不间断地干着这件巨大的“小事”,至今都没停。今天的人们已经可以在支付宝上买水买电付话费,款项不仅当天到账,还一律免费。因为付的是“小钱”,所以根本没利润。彭蕾把这事干到了底,这番扎实的苦功无人超越。加上淘宝购物平台交易额年年翻着往上涨,支付宝早已征服了亿万国人的心。




阿里“八卦阵”




2012年,阿里发生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:5月,支付宝获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(为推出余额宝做准备);6月,完成对香港上市公司私有化;9月,引入国开行和中投,完成对雅虎持有的76亿美元股份回购(为在美国重新上市做铺垫)。几番大手笔,彭蕾在其中居功至伟,成为马云完成史诗级战略目标的神助攻。


2013年1月15日,马云又放出大招,宣布要辞去CEO、委任接班人。谁会是接班人?爱“八卦”的阿里人开始热切寻找答案。首席战略官曾鸣、首席数据官陆兆禧、集团副总裁姜鹏,都是候选大热门。不过,刚立下汗马功劳的首席人才官兼支付宝CEO彭蕾,应该是不二人选。


为这,彭蕾的婚姻状况都被阿里人扒了一遍。因为,这涉及到昔日阿里内部一桩“惊天惨案”。


1997年,彭蕾与孙彤宇结婚,花名“财神”的孙彤宇正是草创淘宝网的总裁。但在2007年圣诞前夜,孙彤宇却被突然告知被派往海外“学习”,总裁职务由陆兆禧担任。据说,孙彤宇闻听此言嚎啕大哭,很快离开阿里。有人猜测,马云痛下杀手拿掉孙彤宇,与当时淘宝假货横行有关。


彭蕾的丈夫孙彤宇


而更八卦的“秘闻”则牵扯到彭蕾。流传甚广的版本是:作为阿里首席人才官,彭蕾早已知晓丈夫被秘密拿下,但直到最后一刻才告知自己的男人。孙彤宇不以为意,没想到第二天果如妻子所言,便愤然离婚。而彭蕾“大义灭亲”之举深得马云之心,从此被视为忠心不二之臣。


在马云选择接班人的关键时刻,这些流言四处飘荡,实在不知居心何在。于是,彭蕾发出一封公开邮件,申明与孙彤宇早已复婚,那段“大义灭亲的传奇”则不知所云,接班牵扯她的婚姻问题更令人无比愤怒;另外,针对有人调侃她长相的事,聪慧霸气的彭蕾更是强力回应:“长相这事吧,美也好,丑也好,说到底就一句话,我长什么样关你屁事?”


其实,马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曾回应:“我要铲除孙彤宇,彭蕾还不弄死我。”但真实过程究竟如何,知情人却全部三缄其口,无人知晓。


马云交棒陆兆禧


2013年3月11日,阿里的“内部邮件”再次抄送全世界,陆兆禧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CEO;而彭蕾,则出任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。


尘埃落定。陆兆禧无疑获得阿里最主营的业务,稳健保增长是主责。但小微金融是需要胆略与魄力开拓的新边疆,彭蕾承担的是攻城略地、再造阿里的重任。马云这招,陆兆禧守正,彭蕾出奇,可谓攻守兼备。


好戏在后头,人们无限期待着“女版马云”创造新奇迹。但突然之间,“对头”杀上了门。




阿里巴巴与“四个大盗”




2014年3月,中国四大银行(中农工建)宣布,全面下调快捷支付额度,以“保护用户资金安全”。但谁都知道,这是赤裸裸向支付宝宣战。马云随即言辞激烈地炮轰:“不知道谁给银行们权力,可以伤害储户支配自己资金的权利。”“宇宙第一大行”迅速反击,表明“银行可以决定提供何种服务,不提供何种服务”。嘴仗没打完,工行便断然关闭了支付宝所有快捷支付接口(浙江分行除外)。



这事,有媒体称之为“阿里巴巴与四个大盗”。但要追溯因果,还要从2008年说起。


当时全球闹金融危机,马云说过句霸气侧漏的话:“如果银行不改变,那我们改变银行!”虽然他吹破的牛皮也不少,但彭蕾是老板的“死忠粉”,于是决定干票大的,切口就是余额宝。


余额宝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。支付宝创立10年,用户也吐槽了10年,诟病最久的就是:钱在支付宝上为什么没利息?这事有点冤,支付宝不是银行,当然没有利息。当实际上,银行会给支付宝利息。这么着,彭蕾觉得不公平、不地道,琢磨着要把“利息”给用户。


女人做事靠直觉,彭蕾的想法很简单:支付宝要做出个“东东”,既能像现金一样随用随取、没手续费,又能每天存着多个包子鸡腿钱。想法一出,支付宝内部又炸开了锅。但彭蕾的态度很坚决:“客户利益第一位,只要对客户有利,就不是问题。”由于有了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,于是捣鼓出余额宝。



金融“核武器”


2013年6月13日,支付宝找到了连年亏损、排名垫底、苦无出路、决意创新的天弘基金,推出了余额宝。余额宝投资标的是货币基金,安全有保障,收益比储蓄略高。以前的投资门槛在1000元以上,余额宝这么一整,门槛降到了1分钱。这不是多大的创新,却迅速横扫了金融市场。


彭蕾的运气好到爆。余额宝刚上线,就赶上了百年不遇的“大钱荒”。当月,金融机构本指望流动性释放,哪知道“央妈”性情大变,搞起了教训商业银行的“压力测试”,货币市场饥渴难耐、利率飙升,余额宝年化收益率突破6%。老百姓奔走相告,银行存款蜂拥涌入余额宝,又从余额宝进入货币市场,结果又以更高的利率被银行借走。


银行欲哭无泪。本来钱就不够,这些原本“属于”银行的存款在货币市场转了个圈后,又以更高的利率回到银行,让过惯了好日子的银行极其窝火。


老百姓不管,能多出个包子钱,也要让零钱永不眠。仅一年多,天弘基金咸鱼大翻身,用户破1亿,资金近6000亿,成了中国基金行业老大。


这一次,不可一世的金融大佬们真的颤抖了。谁也没见过互联网金融威力几何,没想到整出来就是个“核武器”。彭蕾和余额宝团队也吓坏了,原以为最多折腾到600亿,没想到超越预估10倍。


金融监管部门很快踏破了支付宝的门槛,央行、证监会、审计署等部门鱼贯而入,一周就来“监管”一回。他们不喜欢意外、不喜欢奇迹,因为这意味着风险不可控,危机不可知。但监管Party搞了40多次,没啥大问题,监管当局也整明白了余额宝咋回事。于是,借着有人炮轰余额宝是“吸血鬼”的话茬,央行行长周小川明确表示:“央行不会取缔余额宝。”



这话,让商业银行绝望了。“央妈”指不上,于是“四大天王”联手,断然打压余额宝。


马云出离愤怒,却于事无补。但彭蕾却知道,银行家们究竟担心啥。她迅速对余额宝的定位做出了解释:余额宝不是阿里的战略级产品,它从来不是为了颠覆谁或打败谁而生。银行才是金融体系的主动脉,互联网金融只是毛细血管。有争议,理性沟通完全能解决。


明面上,彭蕾给足了银行大佬们面子;沟通中,彭蕾则用数据说话。余额宝总量看着大,但跑出来的存款只占存款总量的1%,对银行来说毛毛雨;余额宝人均投资才5000元,这说明,跑出来的本来就是银行懒得招呼的小客户。银行这才渐渐明白过味来,支付宝和银行抢的,根本不是一碗饭。


当然,“宇宙第一大行”永远不会错。建行则见机行事,把支付宝的备付金主存管行从工行挪到了自家,成了这场风波的大赢家。


这世界不怕冷静的人,也不怕疯狂的人,怕的是又冷静又疯狂的人。在疯狂纷乱的变局中,彭蕾柔软冷静的力量,化解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。经此一战,余额宝即便没有颠覆任何势力,却已颠覆了人们的内心世界。



第三部分:点击这里